二、总体要求 指导思想
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以农村资源禀赋和特色产业为基础,以“互联网+”为手段,充分发挥市场主体作用,创新制度机制,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培育一批特点鲜明、产业发展、绿色生态、美丽宜居的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
基本原则
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体。加强政策引导和规划指导,按照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组织开展银企对接、投资对接等活动,切实防范可能出现的社会风险、市场风险和法律风险;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大力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鼓励企业等市场主体投入资金并组织开展小镇建设、运营和管理等工作。
坚持创新驱动。在试点过程中,把体制机制创新和信息技术应用创新摆在小镇建设的核心位置,大胆探索创新促进小镇建设的体制机制和信息技术应用,让农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坚持绿色发展。贯彻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以绿色惠民为小镇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因地制宜,严格按照当地生态环境的承能力,利用信息技术,积极推动农业生产与加工、文化、旅游、康养等产业融合发展。
坚持合作共赢。运用互联网理念和思维,实现小镇共建共享和包容性发展。调动政府、市场、农民的积极性,探索建立多元主体参与、成果共享的可持续发展机制,让当地农民参与发展,共享发展成果,促进增收致富。
坚持试点先行。在省级农业部门积极组织开展试点建设与探索的基础上,优先选择政府支持力度大、企业建设积极性高、主导产业定位准确、对农民增收带动明显、持续运营能力强的小镇作为全国性试点,逐步示范推广、稳步推进。

15.完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模式。采取“一点两线全程分段”方式,分层分类分模块,切实提高培育的针对性、规范性和有效性。探索政企合作模式,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农业职业教育集团承担培育任务。支持新型职业农民采取“弹性学制、农学交替”的方式,接受中高等职业教育。
16.提升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条件能力。统筹利用农广校、涉农院校、农业科研院所、农技推广机构等各类教育培训资源,加快构建“专门机构+多方资源+市场主体”的农民教育培训体系。充分运用信息化手段,开展在线学习、在线服务和在线考核,实现培育工作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继续认定一批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示范基地,加强标准规范、名师队伍、精品课程和教材建设。
四、以降低环境污染和提高资源利用水平为要求,坚决打赢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攻坚战
17.实施秸秆综合利用行动。指导各地以县为单元编制全量化利用实施方案,提高秸秆处理利用的区域统筹水平。构建政府、企业、农民三方利益联结机制,集成推广一批县域秸秆全量化利用模式。建设150个秸秆综合利用试点县,打造20个典型示范样板。分区域、分作物、分层级,举办现场交流活动。编制秸秆利用政策清单,培育壮大市场主体,建立五料化利用长效机制。
18.抓实地膜回收行动。加大农用地膜新国家标准宣贯力度,加快加厚地膜推广应用。研究制定地膜污染防治办法。做好100个地膜治理示范县建设,构建加厚地膜推广应用与地膜回收补贴挂钩机制,开展地膜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试点。培育地膜回收市场主体,不断完善农膜回收体系。加大地膜捡拾机具、资源化利用技术等研发和示范力度,继续开展可降解地膜对比试验。
19.强化耕地土壤污染防治。在江苏、河南、湖南开展耕地土壤环境质量类别划分试点,探索推进污染耕地分类管理。分区域、分作物品种制定污染耕地安全利用技术要求,开展利用试点。划定特定农产品禁止生产区,严格管控重度污染耕地。继续实施湖南长株潭地区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与种植结构调整试点。
20.探索绿色低碳循环农业模式。开展生态循环农业试点县创建,抓好100个以沼气为纽带的生态循环农业示范点建设,推动果沼畜种养循环发展。指导生态循环农业试点省、示范市、示范基地建设,推广生态循环农业技术、模式。强化政策扶持和科技供给,构建产业链主体利益链接机制,培育绿色低碳循环农业企业,打造产业化发展的“领跑者”和行业“标杆”。

欧洲杯盘口,前言
远洋渔业是战略性产业,是建设“海洋强国”、实施“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保障国内优质水产品供应、保障国家食物安全、促进双多边渔业合作、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等具有重要意义。为促进远洋渔业持续规范有序发展,根据《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国务院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农业对外合作“十三五”规划》《农业对外合作“两区”建设方案》、《农业部关于加快推进渔业转方式调结构的指导意见》、《全国渔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等,编制《“十三五”全国远洋渔业发展规划》。
一、发展成效与面临形势 跨越发展成效显着
产业规模进入世界前列。我国远洋渔业自1985年起步以来,持续较快发展,尤其是“十二五”期间取得了跨越式发展,装备水平和整体实力显着提升。截至2016年底,全国远洋渔业企业162家,比2010年增长46%;远洋渔船近2900艘,作业船数比2010年增长66%;远洋渔业总产量199万吨,比2010年增长78%。作业海域涉及42个国家的管辖海域和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公海以及南极海域。其中,公海作业渔船1329艘,占世界公海作业渔船的6%,产量132万吨,占世界公海渔业产量的12%,船数和产量均居世界前列。
产业结构日趋优化。捕捞方式日趋丰富,由拖网为主发展到拖网、围网、刺网、钓具等多种作业类型;产业链进一步延伸,经营内容由单一捕捞向捕捞、加工、贸易等综合经营拓展;批准建设了2个国家远洋渔业基地,远洋渔业海外综合基地建设初具规模,建设投资额200万美元以上的基地29个。
装备水平显着提升。更新建设了一批专业化、标准化、现代化的远洋渔船,5年以内船龄的占远洋渔船总数52%,10年以内的占72%;自主设计与建造了金枪鱼围网船、秋刀鱼舷提网船、大型鱿鱼钓专业渔船、双甲板拖网船、玻璃钢金枪鱼延绳钓船、超低温冷藏运输船等大型专业化远洋渔船,达到国际同类先进水平;大部分船载关键设备和部件实现国产化,渔船信息化水平显着提高。
科技支撑明显增强。初步形成了以捕捞技术、资源调查与探捕、渔情海况预报、渔用装备研发、水产品加工等为主要内容的科技支撑体系;成立了中国远洋渔业数据中心、远洋渔业工程技术中心、远洋渔业学院、远洋渔业国际履约中心等机构,提升了资源评估、研究开发和国际履约能力,培养了一大批远洋渔业专业人才。
管理体系日臻完善。远洋渔船建造审批、作业许可、年度审查、行业自律等管理制度逐步完善,渔船船位监测系统、产地渔获证书、国家观察员制度、标准化渔捞日志等监管措施有效实施,与国际渔业管理规则相适应的远洋渔业管理体系逐步建立。渔业部门为主,外交、公安、交通、海关、海警等相关部门分工合作、各司其职的监督管理协调机制初步形成。改组成立了中国远洋渔业协会,行业组织化程度明显提高。远洋渔业政策体系不断改革完善。
国际合作不断深化。全面深入参与7个区域渔业管理组织事务,基本覆盖所有远洋渔业作业区域。坚持互利共赢原则,签订了8个政府/部门间渔业合作协议或谅解备忘录,有效地保障了双边渔业合作发展;坚持履行国际义务,会同国际社会坚决打击“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渔业活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