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运赛场烤馕师:我爱烤馕 更爱滑雪

企业领导知道了务工青年的想法后,也曾积极想办法,让人用烤箱烤馕,但这种馕显然不合务工青年的胃口。饿着肚皮,自然无心工作,于是出现了才干一个月就有83个务工青年跑回家的事。据说,这83个人回到拜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吃拌面,有的人还加了3次面。

26岁的哈伊纳尔·热孜万来自新疆阜康市三工乡台子村,目前他是新疆天山天池滑雪场烧烤区主管,每年1月至2月中旬,他们都会到该赛场给前来滑雪的“冰雪发烧友”们提供烤馕、抓饭等美食,雪场生意不忙时,这位有经营头脑的哈萨克小伙和亲戚们在天池边开了毡房,搞旅游接待。

今年4月中旬,艾木拉姑和玩具厂的一年合同到期。回到家乡的她和刚走出家门时已经判若两人。

8月中旬,有60多位维吾尔族青年要到青岛打工,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艾合买提·吐尔地早早就安排人找合适的打馕和做拌面的师傅。

“每天,我是边看比赛边烤馕,有时看着比赛中选手们做高难度动作,我会非常紧张,做烤馕的速度也会慢下来,如果看到选手失误或摔倒,我恨不得扔下手中的活把运动员扶起来。”伊斯马伊力·吾舒尔笑着说。

“去年,家里曾经坚决反对我到内地去务工,一向疼爱我的妈妈甚至还动手打了我。”艾木拉姑说,“他们担心我去了能不能养活自己,也怕村里人说闲话。在我们这儿,女孩子是很少出门的。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到外面去闯一闯。”

2020欧洲杯外围竞猜,人走了,厂子不能正常运转了,企业老板天天给负责外出务工的拜城县委常委艾合买提·吐尔地打电话要人,同时把车直接开到村口接人到企业务工,但没有一个人上车。

新疆网讯
已是冬运会第三个比赛日,伊斯马伊力·吾舒尔清楚记得,他已烤了368个馕,每次烤馕,馕坑里最多可以放16个,烤熟一个馕,需要10分钟。

在过去的一年间,17岁的艾木拉姑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新疆伽师县江巴孜乡8村的农民转变为海滨城市——浙江海盐县华顺玩具厂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

这一句话让艾合买提·吐尔地想起不久前自己到上海学习的情景,因为害怕在上海吃不惯,他让老婆给自己带了足足能吃3个月的馕。靠着这些馕,艾合买提·吐尔地终于熬完了令许多人羡慕不已的上海之旅。学习回来后,好朋友开起了艾合买提·吐尔地的玩笑:别人到上海都要尝尝当地的名小吃,你倒好,成天躲在宾馆吃馕。

烧烤区内,伊斯马伊力·吾舒尔的同伴哈伊纳尔·热孜万负责做抓饭,他同样痴情于冰雪项目。

“内地发达地区的农民家里很富裕,他们开汽车,住楼房,很让人羡慕。”亲眼目睹了当地农民是如何勤劳致富,亲身体验到自己家乡与内地的发展差距,用自己的双手挣到远比在家里多的钱,这一切对她们的思想观念有很大的触动。她们逐渐从散漫的农民变成了惜时如金的产业工人,从初出家门的懵懂少年成长为有生活目标的成熟青年。

拜城务工青年工作的企业是外资或内地客商开办的,艾合买提·吐尔地了解到,这些企业为员工准备的早餐是稀饭、馒头、发糕等,中餐、晚餐都是炒菜米饭,尽管请的炒菜师傅技术都很好,做的味道也不错,但在吃惯了馕和拌面的维吾尔族青年眼里,再好吃的东西都不如馕和拌面好吃。

“冬运会期间,我们的日子其实很惬意,但说真的,看比赛会很影响我们做抓饭的心情,”哈伊纳尔·热孜万说。

“去年一年,我给家里寄回了四千元钱——这比家里五口人一年的种地收入还要多出五百元。家里用这笔钱购买了化肥和其他农用物资,这极大地减轻了家里的经济负担。”艾木拉姑很骄傲地说着自己的收获。

一天,艾合买提·吐尔地到阿克苏地委开会,阿克苏地区一位领导说:“维吾尔族祖祖辈辈都有吃馕和拌面的习惯,是不是吃的方面出了问题?”

“希望我们新疆的美食能为运动员的发挥带来更多能量!”

从去年开始,进城务工特别是赴内地务工越来越受到新疆农民的青睐。一批批来自全疆各地的农民走出乡村,从茫茫西域远赴东部发达地区务工。

今年4月17日,在敲锣打鼓声中,拜城县108位维吾尔族务工青年,坐上了北疆几家企业派来的大巴车。5月中旬,也就是出外务工人员在外地干了仅仅1个月后,83个人又回到了拜城县。

伊斯马伊力·吾舒尔做烤馕已有6年,当年因为喜欢美食,跟随师傅学习烤馕技艺,“就像运动员需要把握好翻转的尺度,我们也需要掌握好温度,尽可能好地做出馕。”

“刚来的时候,习惯了沙漠边缘干燥气候的姐妹们初到湿润的大海边就‘集体感冒’,不过家乡这边的政府派了厨师随行,我们能吃上和家乡一样的馕饼、拌面和拉条子。当然还要学会说汉语,学会操作机器。”艾木拉姑对记者说。

要想拴心留人,就要建馕坑,找打馕和做拌面的师傅。艾合买提·吐尔地很快把打馕和做拌面的师傅派到了企业,喷香的烤馕和拌面传遍了全厂区,也“传”回了拜城县,回家的维吾尔族青年又一个不少地回到了企业。

“馕做久了,也会感觉枯燥,其实,我爱烤馕,更爱滑雪,从小我就喜欢与雪接触,浑身自在。”他说。

迪拉热说,在几年前,对世居在沙漠边缘的维吾尔族农民来说,走出乡村到城里去务工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尤其维吾尔族姑娘,不允许在外面抛头露面,更别说到内地去务工了。

接收青年务工的企业,艾合买提·吐尔地都实地考察过,不论住宿条件还是工作环境都不错,企业还专门给想家的青年安装了电话,工资给得也合理。为什么务工青年要回来呢?艾合买提·吐尔地很困惑。

21岁的维吾尔族烤馕师伊斯马伊力·吾舒尔来自新疆喀什,在新疆冬运会的天山天池雪场,烧烤区的烤馕地就设在颁奖台不远处。站在他们烤馕的地方,能清楚看到自由式滑雪空中滑雪比赛,每一位获奖的选手都会从他们面前经过。

据新疆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统计,2006年,全区向内地输出劳务人员达10.7万人次。今年一季度,政府组织向内地输出劳务人员1.84万人次。

几天后,艾合买提·吐尔地带着慰问组来到了这些企业,在和剩下的务工青年座谈时,他们吐露了实情:“我们在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吃的不好。”

他说,每天,他们都近距离的在雪场看“现场直播”,有时队员们的失误或意外受伤让他们揪心,但看到很多选手来吃他们做好的抓饭,他也高兴。

“在内地务工的时间里,这些姑娘们克服了很多的困难。”送这些姑娘到浙江去的伽师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迪拉热说。

今年,全疆劳务输出现场会在拜城县召开,拜城的经验成为全疆学习的榜样。

下午,雪场又恢复了比赛,趁着手头活不忙,哈伊纳尔·热孜万走到赛场,和达尔民合了影,新疆籍选手达尔民曾是单板滑雪U型场地赛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是新疆人的骄傲。

2006年3月29日,艾木拉姑和她的211名同乡维吾尔族农村姑娘踏上了赴内地务工之路。这是新疆历史上首次有组织大规模赴内地务工。

黑色的T恤和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红色的休闲鞋,艾木拉姑的模样让她的母亲有些不知所措——这可不是新疆维吾尔族女孩一身艾德来斯绸的传统打扮。

伽师县地处新疆西南、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是以农业为主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