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泸州老窖五粮液等白酒回暖迹象明显

从另一角度来说,我认为“触底反弹”与“行业回暖”说对行业刚刚回归理性的心态是不利的,就如这段时间的股市一样,一有反弹,必期望回到5000点,甚至更高。“反弹”、“回暖”本质上还是对黄金十年的泡沫存有幻想。

业内人士认为,经过两到三年的调整,白酒行业有望在今年迎来触底反弹。贵州茅台酒厂名誉董事长、技术总顾问季克良认为,本轮调整挤掉了大量白酒泡沫,倒逼白酒企业从工艺、技术、品质、营销方式等方面进行调整和创新,从目前情况看,一些创新能力强、实力雄厚的大型白酒企业调整已基本到位。

根据上述意见规定,连续亏损两年,公司将被“披星戴帽”冠上“*ST”。如果2014年四季度这三家酒企依然不能扭亏,连续三年亏损,则股票将会面临被暂停上市。

我相信,当行业和企业都继续回归本质,健康发展,白酒行业自然就具备投资的价值,而如果仍然幻想通过畸形销售和消费带来高利润与高增长,那资本必然露出投机的嘴脸。

在经历了连续两年多的行业深度调整后,白酒行业呈现出回暖迹象。白酒行业一季报显示,多数企业均实现了营业收入的大幅回升。

扎堆IPO以求资金支持

对白酒行业持续观察和报道了17年,亲历了白酒行业的数次调整和黄金十年,形成了我的观点的基本逻辑——在本轮调整中,影响白酒发展的两个基本点没有发生本质变化,一是白酒的消费需求没有萎缩(官员们少喝酒、不喝酒是被制度约束了,不是不想喝、不愿喝了),二是消费者对白酒的购买力没有下降,该怎么喝还怎么喝。只要这两个基本点没发生本质变化,白酒消费的频度与档次就不会向着不好的一面变化,就仍然处在上行通道中。

自2012年末以来,白酒行业进入调整周期,表现为白酒价格回归平民化,酒类消费回归理性。去年,我国11种高端白酒平均零售价下降11.2%,而口感好、质量优、价格廉的大众酒消费却逆势上扬。

事实上,不仅仅是白酒企业,白酒产业链下游的一些企业也纷纷寻求“抢滩”资本市场。四川最大的酒类连锁超市1919已于2014年8月13日在新三板挂牌交易。其董事长杨陵江向《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表示,1919登陆新三板,主要目的是成为一家公众公司,接受相应的审查,让公司的决策更加规范;另一方面也将有利于提升1919的品牌形象。而据记者了解,目前酒仙网也准备IPO,并已向北京环保局申请上市环保核查。

从行业的此次调整开始,我一直持有一个观点:“白酒的本轮调整,不是行业的基本面变坏而引发翻转下行,而是行业去泡沫化式的一次自我修复。”到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个观点。

茅台,泸州老窖,五粮液2015年营收上涨,
白酒回暖明显,有望在年底迎来反弹,营销,品质,工艺,技术均开启调整以及创新道路。

多家酒企面临退市

所以,此轮由行业调整带来的资本密集进入,到底是投资还是投机,这取决于白酒行业和企业的表现。

在稍早前公布的2014年年报中,许多企业均是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双降”,但一季报却呈现完全不同的“光景”。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水井坊,今年一季度实现盈利4800万元。从去年巨亏4.1亿元,到今年一季度开局良好,水井坊总经理大米表示,公司经过近两年时间对销售体系、产品结构的调整,成本、人员均有所变化,正逐渐走出低谷。

酒鬼酒自2012年受塑化剂风波影响陷入低谷。2014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为2.71亿元,同比下降43.84%;净利润亏损7603.36万元,同比降幅达473.69%。

一个思考油然而生:资本为何如此密集地扎堆白酒?是白酒行业正在进行的大调整让资本认为去掉泡沫后的白酒具备了投资价值,还是因为资本认为白酒已调整到底部,具备了短期投机机会?

此轮行业调整中受影响最大的高端名酒,一季报纷纷“飘红”。贵州茅台今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5.44亿元,同比增长14.69%;泸州老窖实现营业收入19.09亿元,增长21.99%;五粮液营业收入虽仅同比略增0.23%,但增幅较上一年同期增加了22.77个百分点。

水井坊2014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78亿元,同比下降43.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0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3459.98万元,同比下降504.37%。这已经是水井坊连续第五个季度出现亏损。

相反,资本对白酒行业现状的看法更冷静一些:7月份,根据券商对苏皖大型经销商的深度调研,广发证券和光大证券认为“高端酒需求稳定,超低端酒的投资价值没有改变。白酒品牌属性、低估值以及稳健业绩预期是当前重点配置的根基”。

而皇台酒业2014年三季报显示,公司亏损954.48万元,同比减亏,每股亏损0.05元。

本轮由政策引发的调整真正调整的是依附行业高速发展形成的畸形销售和消费,去掉这些泡沫,只会让行业甩掉包袱、回归理性,继续在上行通道中更健康的发展。所以,既然行业没有掉头向下,何来“触底反弹”和“行业回暖”之说呢?

不过,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告诉《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面临酒业寒冬,几家面临退市风险的酒企若想遏制住业绩下滑的趋势,需要实施更多积极有效的营销举措,给消费者更好的消费体验,才能真正在市场上立足。

但是,我仍然不敢苟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07年,酒鬼酒因为2005年、2006年连续两个年度净利润亏损,其证券简称由“酒鬼酒”变更为“*2020欧洲杯外围竞猜,ST酒鬼”。但公司当年顺利实现扭亏,股票也于2008年摘掉了退市风险警示的帽子。

有媒体把此现象与3月13日国家发改委与商务部联合发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关于取消外资进入名优白酒股权比例限制的规定结合起来,解读为《资本抄底成行业触底反弹信号》,认为资本青睐白酒的根本原因是白酒行业已调整到底,资本的进入将推动白酒行业展开反弹。而在本期杂志付梓之前,五粮液将核心产品52%vol五粮液的出厂价由每瓶609元上涨到659元,这似乎就是支持“白酒触底反弹”观点的最强力明证。业内由此产生的“行业回暖”的论调也不绝于耳。

白酒行业历经两年的寒冬,依旧没能破茧重生,近期逐渐步入调整的新常态时期。主要表现就是,我国多家白酒企业因为业绩不良的原因而退市,但是又有许多新区域白酒企业像IPO冲刺,寻找资金支持;更甚者连产业链下游的酒类电商和酒类连锁超市等也纷纷谋划登陆资本市场。

白酒联姻资本在今年已经成为了如今一种流行的趋势,如:青青稞收购中酒网,酒鬼酒重组,迎驾贡、口子窖IPO过会直到股市大跳水,IPO暂停后,酒企才停止扎堆联姻资本的戏码。

在被称为史上最严的退市制度《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正式施行之日起,白酒行业就有三家上市酒企面临退市警告。这三家酒企分别是水井坊、酒鬼酒和皇台酒业。

据《中国联合商报》记者了解,在2014年前三季度中,水井坊、酒鬼酒和皇台酒业业绩均为亏损。另外,这三家酒企也是仅有的在2013年业绩报告亏损的白酒上市企业。

而皇台酒业也在2009年因2007、2008年净利润亏损,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证券简称也由“皇台酒业”变更为“*ST皇台”。直到2011、2012年分别实现483万、1013万元的净利润后,公司方于2013年“摘星脱帽”,变更为“皇台酒业”。

“新的一年将启动的国企改革,必将进一步激发活力,改变体制机制,推动变革创新,释放改革红利。”在五粮液经销商大会上,五粮液集团董事长唐桥的这番话,犹如是对资本市场的“隔空喊话”。

在全国性白酒企业面临退市的同时,不少区域性白酒酒企却开始“扎堆”冲击IPO以求资金支持,甚至连产业链下游的酒类电商和酒类连锁超市等也纷纷谋划登陆资本市场。

进入“L型”底部

具体从价格来看,上述专家认为,白酒的价格将逐步企稳。近日茅台、五粮液分别举行年度经销商大会,“控量保价”不约而同地成为两家共同的选择,而国典凤香这样的高端品牌更是自始至终坚挺价格。随着高端白酒价格逐步企稳,中端白酒将重建价格体系,重寻品牌定位,进而推动整个白酒行业价格体系的逐步稳定。

和君咨询分析师马涛对《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表示,目前白酒业已经触底,整个白酒业下滑的趋势正在趋缓。随着白酒旺季的到来,四季度或许会出现反弹。即使这几家酒企已经“披星戴帽”,但仍有时间进行调整。

上述专家表示,白酒业之所以回落,一方面与国家出台的“八项规定”以及限制三公消费和“禁酒令”有很大关系;另一方面,白酒业在经过了十年的快速发展后,理性的回归也是必然的选择。

2014年7月3日,今世缘上市交易,此后连续迎来2个涨停板,成为IPO重启后的白酒第一股。与此同时,迎驾贡酒、口子酒业、金徽酒未来也有望登陆A股市场。

有专家认为,中国白酒业已经进入“L型”底部,但是底部时间会很漫长,未来酒企的转型阵痛期将有3-5年,营销格局将由渠道驱动变为消费驱动。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中国白酒业的新常态,茅台、五粮液等酒企率先举起了“调整、创新、破局、发展”的大旗。但是,这杆大旗能否引领中国白酒业走向崛起还有待观察。

一位券商分析师认为,白酒企业扎堆IPO较为正常,原先是全国性白酒企业上市,现在更多是区域性白酒企业上市。在他看来,这或源于行业形势变化后的长远发展考虑——寻求低价成本资金支持。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白酒业已经进入“L型”底部,未来酒企的转型阵痛期将有3-5年,营销格局将由渠道驱动变为消费驱动。白酒业深度调整依然继续,并将面临新一轮洗牌,兼并重组将成趋势,一些县级酒厂将会被吞并或者破产。